最近也不知到在忙些什麼...
一堆的工作都無法靜下心去寫想寫的文章...
而今天剛好在硬碟中翻到了十年前畢業時寫的這一篇文章...
就順手發表出來記念一下...
也與大家分享自己10年前與五年前所寫的心情...
有空再來寫30歲之卷吧!!

[ 20歲專心長大 – 初章 - 20歲之卷 ]

有多少時光我們可以把握,五年的年輕歲月,就這樣塵封。

下了公車,獨自踏著緩緩的步伐過了馬路,遙遠的那頭「德明商專」四個字矗立在那,這校道走了五年,但帶著回憶走著校道,傷感的情緒竟浮上心頭。

走著校道,想著剛進學校時的拙樣,模糊的記憶中,新生訓練時,同學們的自我介紹,這彷彿在不久前,但為何我只約略的記得文嘉說著:「大家好,我是文嘉,我平常的小嗜好,.就是在家插插花,刺刺繡啦……」,而彷彿也看小王屌屌的說著:「想認識我的,就來找我吧!」

走進了校們,門口的警衛伯伯好像不太相信我是來回顧五年的種種,但仍好心的讓我進來了。轉過頭走向綠島,短短的15步之間,我努力的想著一年級的種種,浮現在腦海的,是專一下學期的某一天吃完飯後,全班一群群的步出校門,踏著環山路的紅磚,三三兩兩的走著,往阿 桂 老師家練合唱,是誰指揮?誰彈琴?唱著什麼歌?歪著頭想一想,彷彿看到大姊頭曾ㄚ君帶著頭,阿蛋指揮著,大家圍繞在佩青身邊唱著DoReMe。

晃過了變成了社團會議室的綠島教室,爬上另一頭伯南館前的階梯,穿越了中正樓的穿堂,這些好熟悉的地方,彷彿也有些陌生,心頭浮出了一個又一個同班了五年的同學們,阿宏在台上臨場發揮的「王小玉說書」,麗秋不顧形象的演出「紅拂女」,杜小妹的男扮女裝,還有許許多多的「不正經報告」時造成的歡笑,多少快樂,只盼多年後我仍記得,或是三五年後,再漫步校園內,回憶起來這些深埋心底的回憶。

往後山邁去,從籃球場望著操場,好似回憶起了什麼,踏著一階階有些殘破的階梯,看到三兩個小孩在操場跑著,恍惚間好像跟三年級時的記憶重疊,一個個身影在操場跑著、跳著。

在跑道上一圈一圈走著,想起不知道幾年後,trf的~ no no cry more ~熱力17歲主題曲對全班所造成的恐懼感才會消失,想起了啦啦隊的點滴,曾經有多少的不滿,曾經練的多累,但事隔兩三年,回憶起來竟是如此深刻,如此甜蜜。

返回了校園,走進了被我們戲稱「蒸籠」的日新堂,曾經有多少汗水揮灑在這場地,傳聞也即將「壽終正寢」,或許幾年後在踏足校園,只能站在另一棟建築物上想著、追憶著。想到這,淚珠努力的想跨過眼眸,而心頭的警報器發起了警報,心頭有些莫名的酸酸的。

出了日新堂,過了中庭,腦海浮現出畢業旅行的種種,還記得行經花蓮,台東,繞過風光明媚的墾丁,到了日月潭,印象中每晚的美麗回憶~~『筒子』『碰』『胡』,爬過桌子越過城牆,同學的笑臉在模糊中找到了焦距,深埋的點滴也被掘起了些。

進了新大樓,走進了219教室,坐在椅子上看著黑板,我想無論再過多久,我們這班同學們,仍會記得五年級被這麼好的導師帶過。坐在教室中,想到的不是上課的點滴,而是殷教主帶著我們去龍門露營的回憶,大夥騎完單車,吃著同學們辛苦做的晚餐,啃著阿桂老師帶來的橘子,看著雅玲國玲的精彩舞步,那晚,天地星月見證著我們五年來的友誼。聽說那晚可以看到流星,印象中我望了天空良久,抓不到半點流星的尾巴,但我見
到了~每一個共渡了五年的好朋友!!

出了校門,感觸著五年來,有許多的新朋友加入了我們,也有許多舊朋友也因故先前往了人生的下一站,如今即將畢業,也是我們各奔東西的時刻,在背對著校門口47步的距離,我轉過身對著「德明商專」四個大字,大聲的吶喊出:「再見了,德明!」

[ 20歲專心長大 – 第二章 - 25歲之卷 ]

從1999年到2003的今天,從剛剛”專”心要長大茁壯的20歲,也準備跨入半成熟的24、25歲了,而你們呢?過的好嗎?快樂嗎!!??

四年多來,每一位專科時的朋友們,都應該各別發生了許多的事,有人插大畢業了,有人考到了研究所,有人當完兵了,有人當完兵後才又成為了大學生,有些人結婚了,有些人結了婚還生了可愛的小孩,有些人變了許多,有些人卻仍是老樣子!!

一眨眼,眼見就又要從2003年跨入2004年了,自己也非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也因自己家裡的關係,讓自己看了更多的事,學了超乎一般人的經驗,而也認識了更多的朋友,看過了更多的人,一切的一切,都隨著時間累積著,堆積著…

20歲的專心已茁壯了,20歲的專心漸漸的在長大,在畢業記念冊上的藍色摩天輪在我們這群人的心中不斷的轉動著回憶、過去、故事、愛情、歲月不管是任何東西,都一直一直的環繞在你我的心中…

那你們呢!?無論是否跟我一樣,但仍希望你們都過的好!!…

皓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